人才天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才天地 -> 招聘知识

絮语 若水

2013-10-24 02:26:57作者:李密来源:中国三农资讯网

  作者:钧天

  默默站在深秋暮落的窗前,看天边那抹残光,渐渐隐于天际。秋是浓郁凝重的,可是眼前的雨还一阵阵张扬着,破坏了秋的韵致,送来了冬的味道。一丝丝沁凉的晚风,掠过额头,扬起发梢,带着一丝亵玩,携着一缕轻浮,搵过脸颊,吟唱着一曲低婉而冷涩的旋律,将思绪,触摸。离开,诀别这样的轻佻,专注在一个无人打扰的时刻,轻轻地打开心灵的眼睛,安祥静谧,细细地品读那些源自心底的文字与留言,感知,情意去来固无迹,动息如有情。暖,慢悠悠而来,在心底,掠过一圈涟漪,慢慢地,扩散。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离开不合时令、不合心境的眼见,赏读展现于眼前的文字。解读爱,感知人,穿过黑夜,穿过浩渺的天际,从窗口,从心灵深处,低吟浅唱而来

  花落风舞如泣诉,无奈花落知多少。冷旷,寂寥。窗外,风声影动。心情的蔓藤,爬在心壁上,不肯撒手。这些日,走上网络,总想起萱,一起在网络走了三年的朋友,住院后,天天盼收到她的消息。无信息时,心惶,一忧莫散,即使知道她在打点滴,疲倦地想要休息一会儿。那么一位聪慧的女子,许,是遭命运的嫉妒吧,让她无端来承受这一劫。牵念之间,总想她早日康复,继续展现她固有的风采。人生,是旅程,相逢的一程,惟愿彼此安好;相知的一程,已然契合吻心。于心里,腾出一寸空间留给生命中这些真正的牵挂,即使无能为力,也莫名的惆怅,只因彼此相遇过,用心相遇过。

  伴着湿冷雾蒙的天,心情也变的有些低迷。不想让思绪飘的太远,不想触及日子深处某种敏感的情怀。所有不曾尘封的往昔都跃然眼前。物质的世界,总会载着太多世俗的梦想与纷争,为生存,为责任,为所谓的光鲜流丽,把青春折叠起来,封存,在行色匆匆中,过着尘埃旋螺的生活。当一切都成为过眼烟云,繁华烟花般地轻飘而逝时,渐渐开始推掉一些应酬,留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品着一杯清茶,看一些喜欢的文章,理一理自己的心情,开始用俯瞰的姿态去看自己的周遭,有些时光带给的轻恙,还是有痛的感觉。近来,懈怠,慵懒,似乎尾随不懈,也就疏于逛空间,疏于拜访朋友,谢绝闲聊。上来,落下几行小字,轻悄关门,回到一个人的世界,淡写心情,浅思迷惘,或是好好地去想念一个人,好好地给自己一个明朗的理由。

  一个人的时候,心绪点点,琐碎浮动,隐藏的心事,随着落叶铺径,也会湿了相思的夜。也许所有的故事都是一条无法横渡的河,我只能在此静静地观望。那些花开一瞬的灿烂,只能凭着梦中的记忆,留下点点痕迹,深藏在心中。梦里梦外,隔断了相望的眼睛,也把清愁写在脸上。鲜花旁,常有温馨的提示语爱她,请欣赏她,世事亦如此。盛世的浮华掩盖了岁月的沧桑,几度风雨,几度年华。当你想把某件心仪的东西牢牢地抓在手中时,不知何时,已从指缝中滑落,丝毫不留痕迹。曾经浓浓的深情,温暖的感觉,也从指缝中逃离,就好似手中紧紧攒着的花,欢喜的感觉在手心处氤氲,而瞥见她蔫去的那一刻,突如其来的惊厥,很难把持。人,谁不愿意去独赏一个人的微笑呢?而人,谁又愿意独予一个人微笑呢?今日上来,收到一个姐姐一大堆满是幽怨的话,终是怨我没有与她互动,而她怕失衡!她说的很对,骨子里既传统又顽皮的我,难得与人情感互动。对于她,这大抵是不公平的,可我没法强求自己。我只是喜欢写几个字符,而不喜欢与人亲到无距。无论男女,可以走近心,却不可以轻易掠走心。能掠走心的人,一生不多,有一两个,足够一辈子痛惜!

  红尘如梦,往事如花。也许有一天,所有的故事似落花般飘落,在记忆中渐行渐远,留下片片残红,零落一地。这些残红再也无法恢复原来的美丽,支离破碎,再也无法拼凑完整。那时,是否能轻易看淡情缘,轻易承受离别?而此刻,梦中种种的温馨,依旧定格在梦里。秋风过,那些流云般的日子,徘徊在记忆中,依然为我驻足。揽镜自照,淡淡的清愁飘在眉尖,花开花落,相思的清韵落在唇边,斜落成笛。这个秋天,相思如昔,淡然心间。

  写文字的女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只是柔弱而敏感的心,喜欢保持心灵始终如水般的澄明和洁净,在无法预知长度的相遇里,无法预知长度的生命里,于一切温柔相待。如若,分离会是一种无暇的美丽;如若你是蓝桥抱柱的尾生,我必是那因焦灼却迟迟未能如约的女子。遥想你淹没在波涛浪尖里,我亦白绫三丈香魂缥缈于你必经的奈何桥上。只是你怔怔着,喝下了孟婆的汤,而我只能望着你毫不知情地远去。有些墙的筑起,为避讳,若不懂,注定一生寂寞到底。

  阔别的仙人球重回到电脑旁,生命中沉郁的绿意,再次成为挡不住的诱惑。生活是否都是这样的疏落有致,来去如风,我自恒在?渐渐学会微笑着接纳该有的忧伤,坦然接受该有的劫数,即使分秒里凝结着会有的焦灼。渐渐学着寻得一个支撑自我的支点,秉持心灵深处最真实的感受,任手指敲击着漫无边际的思绪,寻得心灵的宁静相伴。也许,这就是我期许的永远,也是你希望的吧。

  微风惊暮坐,临牖思悠哉。风过处,将思绪打开,心醉于此,情亦悠悠,于心灵深处,浸透灵魂,清理心绪,将安逸与柔和,送进梦与现实的边缘。戚戚岁暮风,翳翳经日雪,想那苍凉,虽然凛冽,虽然萧瑟,虽然呼呼不绝于耳,虽然吟唱的是冰凉,是刺骨,送来的是寒冷,是落寞。可吹醒的是大地,是树枝,是青草,是温暖的春的气息,是新的希望的开始。朔风起处,用灵魂去聆听,用思想去感悟,于是,梦,亦沉醉,只因梦的那畔那么容易走近你。

  入夜,薄凉。和着风声入梦。花在明日开,叶在今夜落,原本一体,却命各千秋。想,梦中,因你一厥宋词,一宛幽兰,一支玉笛吹散了唐风,吹落了宋韵,一把琴弦弹落了风尘,拨动了水韵。我会一弯黛眉,在碧波潋滟中流转,一袭水袖,在风来尘往里飘舞。我们一世的芳华,自在花开花又落。想春时,拈花微笑,花落人归,心头荡起春色,相约在山水间,热闹了整个季节,那会是多么美的梦,总让人心仪,不愿醒来。长相望,短相逢,只一个拥抱,也会让心情自由舒展。敛思畅想,动情处心抚点墨,聚思为文,为存留在最深处的你抒写心情。

  袅袅飞花轻似梦,何人梦里知花落?或许,我前世在花前凝眸太久,潜藏的忧伤落于花丛,才遁入今世,幻化成片片花瓣,陪随着一弯你望瘦了的明月,在一泓清泉里,映照出你轩昂的模样,让我停留在有你的梦中,独自忧伤,独自沉睡。又是秋问的季节,最美的花儿也凋谢了去,最美的相遇也会不会无声成诀别?

  冷风敲窗,月华却不如水。有人说:人,最好无情,否则伤神丧命。人,不为智者长存,却为愚者长留,大抵一个通透可以预览一切。没有绝对的绝望也就没有饱满的期望。心中寂静,低眉敛眼,相信有些存在会一直存在,便是一种长存的意念。这样的获得,缘于行进之中的摩擦,摩而生花,擦而不绝,该是最好的存在了。于那真正让自己褪下一身武装的人,所有的理智、矜持都是徒劳的救生衣,唯沉溺在那一片海,深深沉溺!

上一篇:宁可犯错 不可犯忌
下一篇:营销策略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