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运市场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货运市场 -> 航运市场

穗应申报国家级航空经济综合实验区

2013-11-06 03:50:14作者:上官燕来源:
导读:在机场高速之外,白云区又增加了一条通往世界的大道。坐拥全球二十强的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区近年来在空港经济发展方面到底应该何去何从?

  空港经济是高技术、高效益、高成长性、高带动性的全新经济形态,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均对发展空港经济给予高度重视,甚至将其纳入国家和区域发展的战略层面,上海市将虹桥商务区定位为建设国际商务中心的重要承载平台,北京市在对机场周边区域进行整合后,确定了临空经济区为市重点建设的六大高端产业功能区之一,将发展临空经济升级为北京市的总体发展战略,陕西省也已将空港经济列为全省发展的战略重点,河南省更是将空港经济提升到振兴河南、带动中部崛起的战略高度,而在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升级和发展方式转变任务最为艰巨和紧迫的广东,空港经济区的地位却明显偏低。

  南起黄石东路、北至机场太成立交的空港大道,今年8月在广州白云区正式破土动工。在机场高速之外,白云区又增加了一条通往世界的大道。坐拥全球二十强的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区近年来在空港经济发展方面到底应该何去何从?

  近日,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广州市社科院产业经济与企业管理研究所所长、广东省人大代表尹涛研究员。他指出,白云机场这一世界级的空港,是泛珠地区通往世界的桥头堡,广州和白云区应该抓住战略机遇,提升空港经济区的战略地位,积极申报国家级航空经济综合实验区。广州市、白云区应该结合自身特征,布局好产业,提升其对世界的辐射能力。

  关键词·战略意义

  泛珠地区通往世界的桥头堡

  南方日报:空港经济区对广州、白云分别意味着什么?

  尹涛:我们要充分认识到空港经济区的重要意义。白云国际机场不仅仅是对白云、花都和广州来讲,对珠江三角洲乃至整个华南地区而言,都是一个最重要的枢纽港,是国家三大主枢纽空港之一,其战略地位正在不断上升,比如说南航就把它作为一个很重要的中转站。而今年8月起开始实施的72小时过境免签,对于吸引国际游客、推动整个地区的发展都是有着重要意义的,现在欧洲有些过境去澳洲乃至东南亚的游客,特别是去澳洲的游客,就把白云国际机场作为最重要的中转站。

  从全球的角度看,每个主枢纽港都对应一个经济圈。从京津唐到长三角再到珠三角,每个经济圈都有枢纽机场,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的国际机场。这意味着,白云国际机场作为一个空港,起到的是凝结整个泛珠三角经济圈的作用。而下一步,如果快速交通能发展起来,像武广铁路延长线现在延伸至郑州、北京、西安,然后贵广铁路(贵阳到广州)、南广铁路(南宁到广州)这些快速交通跟广州这个中心城市连在一起,与空港联系在一起,形成空铁联运,这样空港就成为了泛珠三角地区通往世界的桥头堡。

  此外,白云国际机场跟省内其他地区高快速交通连在一起,可以扩大白云机场的辐射能力,尤其是第三跑道的兴建,让其客流量、货流量都大大提升,2012年度旅客吞吐量达4830.9万人次,货邮吞吐量124.9万吨,同比分别增长6.9%、7.3%和5.8%,跻身全球二十强。

  目前,珠三角作为一个城市群,将是未来能够代表中国参与世界经济竞争的三大城市群之一。这样通过空港经济区推进建设,将可提升整个珠三角这个城市群的综合服务功能,提升其辐射和带动能力,以及对资源的集聚能力。

  南方日报:白云区发展空港经济有哪些长处和优势?

  尹涛:白云区发展空港经济的优势必须放在整个广州的格局中去着眼。第一个优势就是综合的交通优势。一个综合性的交通枢纽,其空港、陆港和海港缺一不可,因为空港体现的是速度,海港和陆港体现的是运力。目前,以白云机场为主要载体,广州正在打造世界级综合交通枢纽。2012年8月,总投资近190亿的白云机场第二航站楼、第三跑道扩建工程破土动工,项目建成后将进一步增强广州国家中心城市的服务能力和辐射范围;与此同时,广州发挥白云国际机场的枢纽作用,以机场为核心,以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地下铁路、城际轨道,以及南沙港、黄埔港等多种交通方式为网络的大型综合交通枢纽。这就形成了一个全方位物流的综合枢纽,其国际影响力也日益提升。

  第二是产业基础。目前,空港经济区内已经聚集了一批临空型重大产业项目,如联邦快递亚太转运中心,GAMECO飞机维修基地、新科宇航飞机维修基地、白云机场综合保税区、广州航空产业基地等。近期,空港经济区重点推进白云机场综合保税区和广州航空产业基地两个项目的建设,前者规划面积7.385平方公里,是当前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综合功能最强、配套政策最完善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该项目的基础设施建设正按计划推进;后者位于广州空港经济区起步区内,项目总占地约为6000亩,投资额约为600亿元,目前一期东区928亩土地储备工作已经启动,关键的资金问题已经得到妥善解决。同时,目前白云发展形成的品牌和产品,通过航空就可以影响整个所辐射的范围,提升辐射能力。

  第三是中心城市的综合服务优势。现在,中心城市与空港其实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未来的发展趋势则是空港和城市逐步走向一体,即“港城一体”的模式。比如说,广州医疗很发达,这里很厉害的医生坐飞机到南宁、贵阳、昆明或长沙去做手术,他通过空港就可以将先进的医疗服务辐射到周边城市去。这样,大城市通过空港,就可以将其综合服务能力向外辐射。

  关键词·功能定位

  打造全球综合航空枢纽

  南方日报:广州、白云对空港经济区应该如何定位?

  尹涛:首先,它是全球综合航空枢纽。应进一步增强白云国际机场航空运输服务功能和综合交通换乘枢纽功能,完善国际和国内航线体系,继续积极拓展国际航线和货运航线,强化其全国三大枢纽机场之一的地位,形成资金、技术、信息、人才等要素流通中枢,打造功能完善、辐射全球的综合航空枢纽。

  其次,它应该发展成为亚洲重要物流集散中心。充分利用白云国际机场的航空资源和武广高铁的高速铁路资源,发挥联邦快递亚太转运中心的引领带动作用,打造现代化航空物流园区,促进航空物流企业集聚,形成完善的现代物流体系。

  再次,发展成为中国重要的临空经济中心及航空经济示范区。积极推进航空经济体制机制创新,在理顺机场管理体制、通关效率提高、口岸建设、扩大开放等方面率先取得突破,探索航空经济驱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新模式,加快形成以航空业为依托,现代服务业、高端制造业聚集,资金、技术、信息、人才等优质资源汇集的航空经济发展局面,全面建成航空经济创新发展先行区。

  最后,依托现有产业基础,加快培育发展航空物流、航空维修、航空制造、商务会展等四大主导产业,促进临空指向性产业集聚;延伸面向周边区域的产业和服务链,推动空港经济区与广州中心城区、珠三角乃至华南地区的联动发展,成为华南地区重要的发展引擎和增长极。

  关键词·弥补短板

  建议空港经济管委会升级至省级机构

  南方日报:广州和白云区在空港经济方面又存在哪些短板?

  尹涛:经过一年多的开发建设,广州空港经济区初步具备了进一步加快发展的条件和基础。但同时,广州空港经济区也存在区域定位不清晰,相关政策未落实等问题,制约了空港经济区持续发展,具体表现为:

  一是战略地位有待提高。空港经济是高技术、高效益、高成长性、高带动性的全新经济形态,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均对发展空港经济给予高度重视,甚至将其纳入国家和区域发展的战略层面,上海市将虹桥商务区定位为建设国际商务中心的重要承载平台,北京市在对机场周边区域进行整合后,确定了临空经济区为市重点建设的六大高端产业功能区之一,将发展临空经济升级为北京市的总体发展战略,陕西省也已将空港经济列为全省发展的战略重点,河南省更是将空港经济提升到振兴河南、带动中部崛起的战略高度,而在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升级和发展方式转变任务最为艰巨和紧迫的广东,空港经济区的地位却明显偏低。一方面,在广州市,空港经济区仅被列为广州九大创新型产业发展平台之一,其战略地位与南站商务区、天河智慧城等区一级平台相等。另一方面,空港经济区内存在海关、检验检疫、边检、空管等中央直属部门以及南航集团、省机场集团等大型央企和省属企业,广州市空港委作为市一级派出机构,层级相对较低,在与上述单位就具体工作进行协调时经常显得力不从心。

  二是定位尚不明晰。目前,省市《实施〈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实现“四年大发展”工作方案》、《广州空港经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共广州市委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三个重大突破”率先转型升级,建设幸福广州的实施意见》对空港经济区均进行了定位,但都不相同,这表明广东省和广州市对空港经济的发展尚没有明确方向和目标,使得作为空港经济区管理机构的广州市空港委无所适从,影响后续发展。

  三是相关政策急需落实。纵观国内发展较好的区域,在成立之初无不辅之以优越的政策,其核心内容包括对管理机构进行充分授权,成立主体开发企业并由财政拨付启动资金,同时针对区域内企业制定土地、税收等相关优惠政策。而目前,广州市空港委虽然名义上享有市一级经济管理权限,但权限的具体内容一直未落实,管委会直接掌控的主体开发企业未建立,相关配套支持政策迟迟未能出台,管委会仅被视为一个协调机构,原本白云、花都两区发展空港经济各自为政的状况依然存在,不仅如此,三头并立导致政出多门,反而降低了行政效率,增加了行政成本。

  此外,白云机场作为国家三大主枢纽之一,与广东省内机场的联动不足。而在美国,大机场和小机场功能的协调分工很明确,比如芝加哥的奥黑尔机场,就连着8个小机场,通过地铁、地面轨道交通,就可以通达到周边的小机场。

  南方日报:针对这些短板,您觉得该如何改善和提升?

  尹涛:基于空港经济在提升珠三角在全球生产制造和创新体系中地位中的重要作用,广东省委、省政府应将发展广州空港经济区上升为省级发展战略。一方面,参照陕西、河南等省的做法,成立省一级的广州空港经济区工作领导小组,由省主要领导担任组长,省有关部门及广州市主要负责同志任成员,并建立相应工作协调机制;另一方面,提升空港经济区管委会规格,明确管委会为省政府管理机构,正厅级单位,由广州市实行代管。

  参照上海的做法,由省府政策研究室和省发改委等单位牵头,在现有研究成果和既有发展经验的基础上,组织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对广州发展空港经济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提出有深度、成体系的发展理论,并在此基础上,从全省发展的角度对广州空港经济区进行明确定位。

  充分借鉴国内外发展区域经济及空港经济的经验,特别是借鉴西咸新区、天津滨海、深圳前海等地的做法,赋予广州空港经济区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即按照需要赋予管委会省一级的经济管理权限;成立主体开发企业,打造空港经济区融资平台,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以国家级开发区优惠政策为蓝本,针对空港经济区制定土地、税收等方面优惠政策;进一步改革体制机制,完善人才引进机制和激励机制,探索采用建立法定机构、公务员档案封存等方法,打破公务员铁饭碗,进一步提升队伍的专业化水平。

  积极争取国家政策支持,申报“国家级航空经济综合实验区”试点,争取在开放航权和空域,提高通关效率,以及财税支持等方面为空港经济区的发展提供政策保障。

  目前,北京、上海机场周边已基本完成产业布局,可利用土地十分有限。广东应抓住机遇,集中资源,全力推动广州空港经济区的发展,在国际产业转移以及国内产业升级中抢占战略制高点,促进高端生产要素先一步向我省集聚,推进我省经济发展水平再上新台阶。提升资源整合能力,避免内耗,对省内尤其是珠三角的机场,进行专业分工,有效整合资源,比如广深之间可以形成互动,在航线匹配、客货匹配、信息共享、人才互动方面进行全方位的合作。

  南方日报:上海虹桥空港经济区,有着完善的交通接驳,形成了铁路、机场和港口的良性接驳。但是,白云机场和广州的港口、铁路则没那么紧密,因此受到很多诟病。您觉得如何扭转这种劣势?

  尹涛:首先,扩大广州北站的容量。目前在有了72小时过境免签这个政策,国际旅客在白云机场中转,可以利用这3天时间,通过高铁到长沙、南宁、贵州等城市去旅游;而周边省份通过广州白云机场出去到其他国家也就更方便了,因此要好好发展空铁联运。

  其次,加强机场和海港之间的联系。目前,广州制定的发展战略中就有“一廊四区”的提法,其中“一廊”就是从白云机场到南沙港的廊道。而广州应该利用海港进行深度开发,借助空港和海港的交通优势,发展游艇项目。

  关键词·产业选择

  把握城市特征发展空港经济

  南方日报:航空物流产业、航空制造业、总部经济被总结为空港经济的三种主要产业类型。对于白云区来说,该如何抉择?

  尹涛:物流是空港经济区的一个核心产业。空港要体现的是速度和价值,核心就是物流,物流带来其他东西,空港经济区的产业就是通过这个带进来的。不过,在目前的绩效考核体系下,这些物流企业实际上并没有为白云、花都两区带来实质性的好处。比如说联邦快递占了很多地,没有为当地贡献什么税收,但是这为珠江三角洲其他地方做了贡献,让别的地方享受到了其外部性价值。

  而航空制造业和总部经济都是附着在空港上的,目前全球一体化在逐步深入,而空港的价值就是令全球的距离进一步拉近,因此,空港周围也成为一些企业争相布局的区域。这里的总部企业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本身是航空服务业的总部,比如航空服务企业的总部、航空制造业的总部,他需要这个空港跟外面联系;另一方面,一些需要比较快速联系的企业之间,企业和其生产基地需要快速联系,也会布局在空港周围。目前,全球很多企业总部就布局在大城市周围生态好、又能够快捷抵达空港的区域,以方便与全世界的生产基地、客户联系。

  目前,白云区在物流上是有所作为的,同时在周边布局了制药、健康产业、高科技等产业项目。

  不过,现阶段空港指向的企业实际上不多。这是因为新白云机场从2004年转场至今还不足10年,而空港周围与航空有关的产业形成还需要一个过程。在此过程中,核心产业布局好了,其他的产业都是可以更换的。随着空港经济区的成熟,比较低档的企业就会逐步被淘汰出局,而空港指向性好的企业就可以逐渐入驻了。

  南方日报:白云和花都同属空港经济区,两区之间在这上面又该如何共处共荣?

  尹涛:我觉得,这两个区发展空港经济上有适度的竞争也是可以的,比如说广州的第二会展中心,准备在花都和白云区之间去做。

  为处理这两个区在空港经济发展上的问题,广州市已经设立了空港经济区管委会,并且也为整个空港经济区划定了7个功能区,制定了明确的规划。

  根据这个规划,目前整个空港经济区有7个功能片区分别是空港枢纽片区、临空高端服务片区、花都主城片区、东部健康产业片区、东部高新科技产业片区、北部临空物流及清洁高技术产业片区、南部先进制造及综合服务片区。

  以临空高端服务片区为例,该片区以花都新华街、雅瑶镇及白云区人和镇为主体,这就需要两区共同开发、共同合作。同时,两区又要利用各种的优势,有所侧重,比如白云区,就要结合健康、医药产业优势,建设东部健康产业片区,重点发展生物医药研发、生活服务、商贸、体育休闲等,提升其创新功能和生活服务功能;结合民营科技园,重点发展新能源、新材料、信息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文化创意、科技研发等生产***务业以及都市农业,提升综合创新服务功能。

  南方日报:空港经济和白云本区的其他经济产业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尹涛:他们二者的发展是不矛盾的,要利用好空港经济为其他产业服务。在发展空港经济过程中要有耐心。因为空港经济发展它是一个很长过程,空港经济的发展与地区经济息息相关。为什么国内三大主枢纽航空港出现在三个经济圈,就是因为这三个经济圈经济实力雄厚,旅客、物流的需求大。如果需求没跟上,基础设施做得再好也没用。

  南方日报:就全国及世界范围来看,空港经济有何好的发展经验,对广州有何启示?

  尹涛:世界上的空港经济有很多模式,如北京顺义模式、上海虹桥模式、美国孟菲斯模式。

  发展空港经济,一定要把握城市特有的优势,将空港经济与城市的特征结合起来。比如说,有些城市是中心城市,这就需要通过港城融合来提升他们的功能。有些交通枢纽的城市,比如孟菲斯本身不是大城市,但物流业非常发达,大家都在那里中转。有些城市,如北京、上海、广州,就是要通过空港来提升城市,利用各自的优势来发展空港经济。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情:
内  容: